常见问题
课程体系
服务指南
常见问题您当前位置:首页 > 常见问题 > 常见问题 >

算命是科学还是迷信?

答:要论证算命是科学还是迷信的问题,不是喊几句口号或戴几顶帽子就可以解决的,只有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角度,揭开命运形成的机制与原理,破译命运基因密码,把握到决定命运规律的基本要素,才会从根本回答或解决传统上无法回答的问题,得出合乎科学的结论。
  人体的生命运动是有规律的。气血在遗传与变异的矛质运动中每一相对静止的机能内容是什么?这一具体内容在不同时空的动态变化怎么样?及在其动态变化过程中面临的必然与其联系的天地阴阳气化规律的基本内容是什么?——便是构成每一具体生命运动规律的三大基因密码。
 
决定命运规律的三大基因密码
  《六柱预测学》指出,人属于以气血物质为基础,父母的遗传基因为模式、环境为其变异条件的在遗传与变异的矛盾运动中变化发展的生物体。因而,虽然构成人体的气血基本物质是确定的,但这一物质内容在遗传与变异的矛盾运动中,由于受大自然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进化原理的制约,具体机能的存在方式却相对变化着,是与天地的阴阳气化规律内容即我们中华民族祖先独创的用干支符号所表达的时间是保持相对同步的。这一同步主要通过“阴极”(在母体内孕育的过程)向“阳极”(胎儿离开母体后的独立生存过程)转化的“关节点”——“0极”体现出来。
   因此,从表面上看用干支符号所表达的“0极”即人出生的年、月、日、时仿佛只是一种时间概念,其深层的内涵却表达着气血在遗传与变异矛盾运动中只有与天地阴阳气化规律保持动态同步的具体机能内容的存在方式,也属于每一具体生命在“阳极”存在过程中相对静止的基本机能内容的体现。如果我们不能把气血在遗传与变异矛盾运动中的变化过程,置入到它必将依赖其存在的外在环境中来考察,仅仅只看到它内存的变化,那么就会把内在变化的“根据”绝对化,把其当成不须具备任何“条件”亦能存在的东西,不仅在认识上会被形而上学的观点所取代,更重要的是会违背客观事实。因为按照这样的观点来推理,生命就不会是在一定的条件下才形成的物质的最高存在形式,而可能是一直都会存在着的,无论在什么条件下它都必将存在着的东西。试想,如果生命的存在不需要与其相应的外在条件,除了会得出在任何星球上,都必将存在着生命的与现实不完全相符的结论,更无法理解在一定的条件下生命为什么会死亡?
    遗传与变弄的矛盾运动是人体形态结构和脏腑机能不断得以完善的内在根据,这一完善的过程只有朝着什么方向去发展,则取决于天地阴阳气化规律内容的制约与选择。在生物进化过程,凡是不适宜外在环境的变化内容或物种,就逐渐地被淘汰,剩下的都将会是能与其动态变化保持同步的内容或生物种类。这些环节也就是内在根据与外在条件的不断转化过程。所以,利用干支符号所表达的人的出生时间,既不是单纯的时间概念,也不是脱离人体物质而独立存在的东西,表达的而是每一具体生命在“阳极”生存过程能与天地阴阳气化规律保持动态同步的气血机能内容的存在方式,属于生命在遗传与变异的矛盾运动中,每一相对静止内容是什么的具体反映,是最重要的决定人体生物节律的第一大基因密码。
    决定人体生物节律的第二大基因密码,就是与上述“是什么”相对的“怎么样”方面的因素。虽然每一个人以干支出生时间所体现的气血机能内容的存在形式是相对稳定的,只要这个人的生命还存在着,这种存在方式就无法改变,但这并不是说它是绝对静止的,而是存在着与它的模式相应的动态变化的一面,此即,分别以年柱(人的出生年的干支内容)、月柱(出生月的干支内容)、日柱(出生日的干支内容)、时柱(出生时展的干支内容)为依据而形成的年节律、月节律(传统上称之为大运)、日节律、时节律(传统上称之为小运,但传统小运起法有误),概称年月日时节律或节律。由于四柱(即上述的用干支符号所表达的人的具体出生时间的简称)表达的是气血在遗传与变异的矛盾运动中每一相对静止机能内容的存在形式,逻辑上属于“阴极”向“阳极”转化的能应变天地阴阳气化规律的脏腑调节机能的基本内容“是什么”方面的范畴,所以年月日时节律表达的就是与其相对的“怎么样”方面的逻辑,是从时间空间的角度对其在“阳极”动变过程的具体反映,依然有它的物质基础作后盾。
生命的从无到有,不是无来由产生的,而是由可能形成生命的物质在适宜的环境中,由一般的物质都所具有的对功能气化起主导作用的否定而形成。换句话说,任何物质都存在着与本质相应的功能,这也是天地万物的共性,生命之所以能在生物体中显示出来,不仅仅在于生物体有着与其生理结构相对应的功能,更在于这种功能气化能对物化起主导作用。正是这一主导作用的具备与实施、生命的存在与发展才有了特定的条件要求。若是生物体所具备的生理功能不能与外在的条件相应、生命的延续和发展就将无法实现。供人类生息的地球物理环境的变化、主要通过地球绕日公转的“年”,月球绕地球公转的“月”,地球绕轴自转的“日”及“时”体现出来,这不仅会导致人体生物节律在反映的时间上与这些时间周期具有天然的同一性,而且在其遗传与变异矛盾运动中的每一个过程都必将与其保持必然的联系。我们中华民族祖先独创的干支时间就属于这方面的内涵,是以地球在天际的客观运动为依据而对天地阴阳气化规律内容的表达,是把握每一具体生命存在过程必然与其保持联系,决定人体生物节律运动趋势的第三大基因密码。
总而言之,要能把握人体运气节律的真谛,达到破除传统上对命运迷信认识之目的,上述的三大基因密码都是缺一不可的。整个《人体生物节律学》、《六柱预测学》其实都是围绕这三大基因密码的破译理解及相互关系的分析与把握设章谋篇。据此,首当明确它们的基本概念,对有关命题的理解与运用都将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破译干支时间密码
把握到用干支符号所表达的人出生的年月日时,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时间概念、而是对气血在遗传与变异的矛盾运动中每一相对静止机能内容“是什么”的正确反映的真谛、就将澄清传统上把其当成能脱离人体物质而独立存在的“二元论”的错误认识,从而为唯物辩证法观点能在人体生物节律学中一脉贯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构成人体的基本生理物质虽然都是气血,但是气血的机能内容不是不变的,而是随着遗传与变异的矛盾运动发生着相应的变化。尤其意识到这一变化由于受自然环境的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的进化原理的制约,从而通过亿万年历史演变终于达到了与天地的阴阳气化规律内容保持动态同步的真谛,更为中医的“整体观念”落实到位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打下了能与人体生物节律沟通的理论基础。
把握到“节律”属于与气血在遗传与变异矛盾运动中每一相对静止机能内容“是什么”相对的“怎么样”方面逻辑的真谛,就会使人们对“运气”一直不知其所以然的困惑中解脱出来,从而在认识的完善中完善它应有的节律。由于“怎么样”是与“是什么”相对的“怎么样”,属于对其在时空上变化的动态反映,所以其在“空间”上的变化就不会是局部的、只存在月节律、时节律,而且还将存在着年节律、日节律,属于对其全部动态变化的反映。既然“四柱”属于以气血物质为基础的东西,那么反映其在“怎么样”逻辑范畴的内容也必然不会是脱离人体物质能单独存在的东西,而是从动变的时空角度对气血机能在“阳极”面将发生怎么样规律性变迁的正确反映。同时也从时间生命学的角度印证了唯物辩证法观念的正确性。
把握到“流年”属于对天地阴阳气化规律的正确反映的真谛,就会把其仅当成单纯的时间概念的认识提高到“气化”的角度来理会,扩大人们的视野、升华对其应用价值的品位。整个宇宙世界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物质整体的唯物主义认识不是虚构的,任何具体事物都必将要与这个物质整体发生必然的稳定联系,也不是随意能捏造出来,流年反映的天地阴阳气化规律,有与它天文背景相符的客现存在作依据。人体在有规律性的变化中随时都与这一“气化”内容发生联系更是被古今中外所有人的人体生物节律证实了的结论。人体生物节律与“流年”有密切关系,非但没有了神秘感,使唯物辩证法的普遍联系观点,中医整体观念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而且使中医学的特色和优势通过人体生物节律的渗透、更能得到充分全面的更高层次的发挥。
传统时间生命学是以“迷信”的形式在社会上流传的,其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没有解决用干支符号所表达的人的出生时间究竟是以什么物质为基础的唯物主义认识,致使人们只有站在迷信的角度心领神会,不自觉的被唯心认识观念所取代,固然不可能起到应有的社会进步作用,更难能被现代科学所承认。《六柱预测学》相信,这一无法避免的历史悲剧随着对其认识的完善,对其基因密码的破译与把握该宣告结束了——这或许是把握到构成生命运动规律三大要素真谛的最大的价值!
破译命运基因密码的价值
生命的延续是通过“生殖”实现的。每一代具体的生命、既是父代的变异者,也是子代的遗传者。这个遗传与变异的过程,主要体现在“阴极”那段时间。中医生理病理系统论及其人体生物节律所称的阴极,是指每一个人具体生命的形成都必将经历的在母体内(舍代生母)孕育的那一段时间。至于每一个人在“阴极”存在过程中,其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存在形式怎么样等方面的内涵及其原理的揭示,将是《中医生理病理系统论)重点的内容之一,在此著中就不再详述,只要求对基本概念有所了解就行了,重点需要理解的而是“0极”——“阴极”向“阳极”转化的关节点,此即用干支符号反映的以人的出生时间为表达方式的四柱的基本内涵。
虽然“0极”的表达形式主要取决于年月日时的干支符号,但为了对今后的各种节律转换的时间、步骤拿准确对其的时钟分钟甚至秒钟知得越详尽越好。比如说凡是在23—1时内出生者都属于“子”时表达的范围,但由于具体时分秒的不同,相应节律转换在时间上是有相对区别的,其中子时头与子时尾就“时节律”的转换时间的差距接近于一年。人体生物节律中的“月”,属于以24节气为依据的天文月时间。同时月又与年的划分联系。干支时间的第一个月称寅月,最后一个月称丑月。所以,每年的第一个月开始,也就是新的一年的开始,每年最后一个月的结束,也就是一年的结束。只有在明确了出生年月日时的基础上,再参照节气把相应的年月界限确定清楚,才全准确的用干支符号把“0极”表达清楚,进而为节律的推演奠定基础。可见,对二十四节气也要求能熟练的掌握决不会是多余的。
    从一定的意义上来,月是年的阶段性表达,时亦是对日的阶段性表达。由于年的天文背景取决于地球绕日公转、日的天文背景是地球绕轴自转,所以年与日天文背景是有显著区别存在的。正是这种区别才在一定条件下,使年、日各自的节律有可能存在顺逆的相对区别。因此,要能把握准年节律、月节律、日节律、时节律,除了对它们各自管多少年要记准确、还要根据男女性别的不同,年柱、日柱的阴阳属性,分辨清其是顺排还是逆排(这里仅只简述下基本步骤,具体的排列方法,将在相关章节介绍)。这些都属于把握人体生物节律的基本功。
人体生物节律学把每年的干支时间均称为“流年”。把干支纪年的符号称为流年太岁,依次为流年月、流年日、流年时或称为年月日时。善于把每年每月每日每时的干支符号表达清楚,才有可能把“0极”的干支符号表达准确。要把年月日时表达清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翻万年历或选用四柱排盘软件。至于干支记月、干支记时的推演具体方法,将在相关章节介绍。
尽管现代生命科学的研究己进入到分子水平层面,并可望在短期内全部破译出DNA、RNA密码,属于从根本上把握生命存在的真谛不可缺少的认识环节,但这一切的认识莫过属于过程而己,而决不会是目的。因为形成生命的物质虽然可以无限的分割,但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却是实实在在的无法把其化整为零的东西,更何况生命存在的过程早己超越出纯生物学范畴,而是与社会科学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联系的因素是在电子显微镜下观测不到的东西,从DNA密码中也破译不出。所以,生命科学的研究最终都将要归宿到中医的“整体观念”中去,纳入反映这一观念的人体生物节律中来。这既是笔者向广大读者传授人体生物节律科学演绎方式和方法的初衷,也是笔者在此文结束时想要说的话。
    向历代为我国传统时间生命学作出过贡献的先圣先贤们致到深深的怀念!
    向未来为我国传统时间生命学将作出新贡献的后启之秀们致到衷心的祝愿!